<form id="lj7xp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lj7xp"><form id="lj7xp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lj7xp"><form id="lj7xp"><th id="lj7xp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lj7xp"><form id="lj7xp"><th id="lj7xp"></th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j7xp"><form id="lj7xp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lj7xp"><nobr id="lj7xp"><nobr id="lj7xp"></nob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j7x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分社人物专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人物专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:让“好苗子”崛起 为龙江夺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08月04日 14:13 | 来源:中新网黑龙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8月4日电 题:皮文波:让“好苗子”崛起 为龙江夺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记者 王妮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“打piaji(东北的一种儿童玩具)中发现了孔令辉,到比赛场上,坐主席台上和焦志敏“打暗号”,再到发现很多民间的“好苗子”,将他们培养成全国冠军。皮文波,在黑龙江省体育委员会工作几十年,一直主抓训练,扎在运动员们中间,“与他们打成一片”,让黑龙江省很多项目成长,拿到了金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现在回到体育局,还有很多原先带出来的运动员,和我拥抱!2021年7月,83岁的皮文波说,他作为体委领导,能扛压力、能体恤教练和运动员,是一个能办扛难事、又能和教练、运动员“打成一片”,和蔼的“老领导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十年主抓训练 刷新多项龙江体育记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高中毕业时,我体育成绩好,当时,哈尔滨和黑龙江省的撑杆跳纪录都是我创造的,所以就被保送到中央体育学院了,后被省里留在刚成立的哈尔滨体育学院读书!逼の牟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是哈尔滨人,出生于1938年9月,在哈尔滨市第十二中学读高中,当时,他的速滑和田径项目成绩都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1962年哈尔滨体育学院举行的毕业考试中,皮文波的撑杆跳单项成绩打破了省级纪录,一直保持了20多年,无人能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业后,皮文波在哈尔滨体育学院留校任教,主要教授田径和冰上速滑项目。1972年,皮文波被调到黑龙江省体育委员会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时,我就在业务处工作,负责抓训练!逼の牟ㄋ,之后虽然皮文波工作不断调动,但主抓训练,是一直没有变的。从1979年的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到1997年的第八届全国运动会,“每届运动会开幕式上,棋手后面出场的副团长,都是我,我当了5届20年的副团长!逼の牟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皮文波主抓黑龙江体育训练期间,在体操、乒乓球、射击、竞走、女子马拉松、拳击等很多个项目上,成绩都有突破,一批批运动员刷新着黑龙江省体育发展史上金牌记录,创造着黑龙江省的体育历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“piaji”中发现的世界冠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令辉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,他纵横世界乒坛多年,是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“大满贯”得主。皮文波是发现孔令辉的伯乐,从扇“piaji”的孩子堆里,发现了孔令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个世纪70年代末,皮文波和孔令辉家住同一个楼的两个单元,皮文波的儿子比孔令辉大一两岁,因为孔令辉的爸爸是黑龙江省体校的乒乓球教练,妈妈是老师,两个人工作都很忙,孔令辉就经常在皮文波家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孔令辉四五岁,没地方去,就在我家,当时,我妈妈在,看着孩子困了就上床睡觉,饿了就洗手吃饭,总在我家和我儿子一起玩!逼の牟ɑ匾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孩子们在一起打“piaji”时,皮文波发现,孔令辉虽然年龄小,但总赢,“这小子,手感特别好,我就觉得,这个孩子是个打乒乓球的好苗子!逼の牟ㄋ,当时,孔令辉年龄小,个子还没有乒乓球台子高,训练队都不要他。皮文波看着这个好苗子,将孔令辉的爸爸调到了黑龙江省乒乓球队当教练,10多岁就将孔令辉收到了省队一起训练,这比别的小队员提前了几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小,但那球打得特别好,横板、正手、反手都好,脚底下也快,乒乓球打得快、准、转!逼の牟ㄈ缃窕匾,仍很感叹?琢罨愿攀《友盗,发展得更快了,他训练也很刻苦,从来不耽误训练,每天白天打五六个小时球,晚上还加课,一路打进了“国家队”,成为中国乒坛的“大满贯”选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席台上“打手势”助夺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为了发展黑龙江的乒乓球项目,皮文波等一批老一代体育人做了很多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皮文波讲述,在一次全国体育工作会议上,各省的体委主任参会,国家体委球类司小球处在宣布乒乓球布局的重点省份时,没有黑龙江。要散会时,皮文波主动向国家体委领导提出不同意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,黑龙江在乒乓球项目上,都有全国冠军和世界冠军,此次小球布局的重点省份,为什么没有黑龙江?”皮文波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家体委领导听了后,问小球处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球处一个工作人员说,由于疏忽漏掉了。这样,黑龙江又被列为国家布局乒乓球项目发展的重点省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年来,黑龙江在乒乓球项目的发展上,男女项目都很出成绩。皮文波多年抓训练工作,深入运动队,和运动员都非常熟悉。在一次全国运动会上,当时黑龙江省队的焦志敏和邓亚萍在女子乒乓球决赛中相遇,两人一来一回,打得非常焦灼。皮文波坐在主席台上,着实有些着急。当两人难分输赢时,皮文波给焦志敏打了一个手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焦志敏瞅我,我们都太熟了,她的球风我了解,我就一握拳,示意她‘抓紧’,我又‘一抬手’,意思是‘高发球’!逼の牟ɑ匾渌。在场上,教练不准说话,只有在叫停的时候,才能指导一下,只能用手势、表情传达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打的手势,焦志敏都收到了,比分在提高!爸泄钠古仪蛩椒浅8,比奥运会都难打。当时,省里领导坐在我旁边,也非常紧张,我看比分差不多了,快结束时,我说,领导,你准备吧,上场颁奖,接受记者采访!逼の牟ㄐ赜谐芍竦厮。最终,那场比赛,焦志敏赢得了冠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挖出“好苗子”设项拿金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是边境省份,经济远没有南方发达,训练条件和体育经费,与一些南方省份相比,都相差很多。虽然条件艰苦,经费有限,但还得要金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,大的项目想在全国拿个冠军很难,黑龙江省砍了一些项目,足球、男女排球等,女篮进行改革,与企业合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时,省体委增设了拳击、柔道、女子摔跤,还有举重等小项,哪个项目有优势的运动员,有‘好苗子’,就配教练、配训练设备,设项目,这样补充了在全国项目不足的问题!逼の牟ㄋ。在这样设置的小项中,拳击在一个训练周期,4年内,成绩斐然,拿到了一个亚洲冠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带训练队伍上,皮文波作为领导,能扛压力,不凶人。教练有啥事,都愿意和他说。在广西训练时,当地天气潮湿,衣服洗完,两三天晾不干,教练和皮文波一叨咕,皮文波立即说:“那就再买一套”。在比赛中,他也总能把教练的情绪调动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第六届全国运动会上,黑龙江省射击队开赛两天了,计划的金牌没拿到,大家情绪都不好,教练心里没底了,全队士气都很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开会时,我一看,大家都很沉闷,为了鼓舞士气,打好后面的比赛,我告诉大家,咱们团的金牌任务已经完成了,你们不要有包袱,放开打,还有什么问题和要求,可以说!逼の牟ɑ匾渌,当时,教练和队员一听,金牌任务完成了,都放松了,说当地的伙食吃不习惯,皮文波就让队里购买食材,大家动手自己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的比赛中,队员们情绪高涨,又拿到了两块金牌。实际上,皮文波当时身上的压力也非常大,都自己扛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再大的压力得自己顶,我是领导,我不顶,谁顶,让教练顶?那还能打好吗?冠军就一个,全国争一个,太难了,队伍失误不要紧,得鼓励他们!逼の牟ㄋ,那次,黑龙江省射击队之后打得挺好,黑龙江省代表团的金牌任务也都完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蹲点”女篮6个月少了一个“0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采访中,皮文波说,他经历了各种体育大赛,算是身经百战,从来不嘚瑟。在他看来,运动员平时训练不够,拿不到成绩,怨不到谁,得把全国的队员摸清楚,再“下笊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蹲点”女篮训练这个事儿,皮文波说,是值得他回忆的一件事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4年,黑龙江省女篮在全国比赛中,排名第20位。当时,黑龙江省体委对这个成绩不满意,就派皮文波去女篮“蹲点”,抓训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先评估了黑龙江省女篮的水平,认为黑龙江省女篮无论从身高,还是体力上看,在全国还是有优势的,当时身高最高的女队员是2.04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和当时的女篮教练共同研究抓女篮的训练工作,采取封闭式训练,不断给队员们鼓舞士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文波天天“泡”在队里,与队员同吃同住同训练,每天,和教练沟通队上的事,支持运动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6个月后,0没了!逼の牟ㄋ,黑龙江省女篮从全国第20名,蹿升为全国第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决赛中,黑龙江省队对战八一解放军队!吧习胧,咱们赢13分,下半时,对方盯得很紧,咱们输了3分,成为全国第二名!逼の牟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队伍比赛后,回到哈尔滨,皮文波非常疲劳;丶彝采咸墒币幻范,手上全是头发!澳茄沽μ罅,头发掉很多,那6个月真是伤脑筋啊!逼の牟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黑龙江省体育系统工作几十年,皮文波长年训练、长年外出,长年不着家。但他现在一谈起体育事业,仍热血沸腾,心潮澎湃!盎赝芬豢,咱还做了些实事,这就够了!逼の牟ㄋ。在亚布力滑雪场选址上,皮文波也做了很多工作,最终让黑龙江省有了一处国际级的滑雪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很多站在金牌领奖台上的运动员身后,都有着皮文波的支持。皮文波的付出,将永远镌刻在黑龙江省的体育发展史中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编辑:郝雨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:扫一扫,立即关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注“中新网黑龙江新闻”,获取独家新闻资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@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晓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培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锡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轶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戚欣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妮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吕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蒋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香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郝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瀚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此排名不分先后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购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